太难了!

  随着新的出入境政策将于北京时间3月28日零时正式实施,包括CBA、中超在内的职业联赛无疑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而对于之前盛传“复工在即”的CBA而言更是如此,因为这使得CBA面临的是一个怎么选择都无法让所有球队满意的“N难”局面——“两难选择”,已经很难准确描述CBA如今的“选择困难症”。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虽然还有包括史蒂芬森在内的很多外援没能归队、而且也注定无法在新政实施之前归队,但毕竟也有不少球队的外援已经赶在新政实施之前回到球队。因此,尽管有一些媒体认为CBA可以简单粗暴地在“全华班”的局面下直接“复工”,但这显然对于那些已经回归球队并且按规定接受隔离的外援是不公平的,同样,对于“全华班”不满的,无疑也包括那些已经将自己的外援“请”回来的球队。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包括雅尼斯在内的多位外籍主帅同样无法回归球队,这也意味着即便北京男篮等球队可以接受“全华班”,他们恐怕也很难接受自己的球队还将在主帅“脱岗”的情况下“复工”。

  从这个角度看,“全华班”显然不是现阶段最佳的选择方案,而与此同时,继续等待、没有外援的球队享受八一男篮的待遇、甚至直接取消本赛季等方案,恐怕同样不能算是CBA在如今所能想到的最佳方案。

  继续等待之所以不好,是因为没有人敢确定蔓延至全球的疫情会在何时得到彻底控制,这意味着可能会等待一个更加漫长的时间;没有外援的球队享受八一男篮的待遇之所以不妥,不仅因为很多球队已经形成了对外援的依赖性,很难像八一男篮那样快速适应“全华班”,而且一些球队也并不是所有的外援都已经回归。

  至于直接取消本赛季,即便不考虑其他问题,经济上的损失、外援的合同、最终的冠军归属等等问题,已经足够让整个CBA感到头疼。

  考虑到疫情在国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却“肆虐全球”的现状,已经可以考虑“复工”的CBA联赛其实已经算是极其“幸运”。从这个角度看,CBA所面临的这种“N难”局面,其实更像是对CBA联赛的一场考验:考验CBA联赛的协调能力、平衡能力,甚至是CBA联赛的“智慧”。

  这种“N难”也有一个简单的破解之道:疫情在全球同样得到有效控制!等到“春暖花开”时再做决定,也许是CBA也应该考虑的一个选择,毕竟,与其仓促做出一个不算最佳的选择,真的不如保持一些耐心。

  当然,在全球抗疫的当前,在保障生命与健康为首要任务的大环境下,CBA联赛实在显得过于渺小和微不足道,求稳才是唯一的选的,甚至容不得有个“万一”,因此我们也不能不考虑最坏的结果:2019-2020赛季CBA联赛彻底取消。

  (韩二)

  文章来源:http://sports.sina.com.cn/basketball/cba/2020-03-27/doc-iimxxsth2063648.shtml

  尽管东京奥运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已经确定延期一年后举办,世界女排联赛和东京奥运会排球测试赛也被迫延期或取消,但是河南姑娘、中国女排队长朱婷与国家队的队友们一道,仍然在北京按照原定计划全力备战奥运会。对此,朱婷表示中国女排在主教练郎平的带领下将直面这些考验全力以赴。

  河南省球类运动管理中心书记谢国臣告诉记者,从1月30日(农历正月初六)开始,中国女排就已经开始在北京集结全力备战东京奥运会。从朱婷反馈回来的消息称,疫情防控期间中国女排在北京按照原定计划备战东京奥运会,并且进行了全封闭训练。“朱婷说中国女排目前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除了训练场、宿舍、餐厅外,不能外出去其他地方。”谢国臣告诉记者。

  如果按照原计划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中国女排在奥运会开赛前,将没有任何正式的热身赛可打,这对于队伍的备战将会产生巨大的不利影响。不过随着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这种不利影响也就随之消失。不过,国际排球联合会此前宣布2020年世界女排联赛将在东京奥运会后择期举行,随着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至2021年,这项赛事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何时会重启目前也就变得更加不好预判。对于正在北京集训的中国女排来说,实际上现在已经是在为2020年世界女排联赛进行备战。对此,谢国臣说:“朱婷也表示,目前中国女排全队正按照原定计划在主教练郎平的带领下进行训练,至于以后将如何调整训练计划目前还没有确定。”

  文章来源:http://www.henan.gov.cn/2020/03-25/1309105.html

  中新社北京3月2日电 (记者 邢翀)中国排球协会2日公布了2019-2020赛季中国女排超级联赛最佳阵容,效力于天津渤海银行队的朱婷当选最有价值球员(MVP),此外她还和队友李盈莹共同当选最佳主攻。

  中国女排队长朱婷在里约奥运会后加入土超豪门瓦基弗银行队,征战土耳其联赛,“留洋”的三个赛季共随队收获八项冠军,还曾获得2017年和2018年世俱杯MVP。

  去年10月,中国排球顶尖俱乐部天津女排宣布朱婷加盟,球队实力更为提升。在今年1月举行的女排超级联赛决赛第三回合较量中,天津女排以3:1战胜上海队,拿到队史第12座联赛冠军奖杯,这也是朱婷职业生涯中首次获得中国排超联赛冠军。

  目前朱婷正随国家队备战东京奥运会。根据原计划,中国女排将受邀参加于4月21日至26日在东京有明体育馆进行的东京奥运会排球项目测试赛。目前整支队伍正在进行封闭训练。

  入选最佳阵容的7人中有4人来自天津女排,除了主攻朱婷、李盈莹还有二传姚迪、副攻王媛媛,其余3人分别是北京汽车队副攻张宇、江苏中天钢铁队接应龚翔宇和广东恒大队自由人林莉。最佳教练员则由天津女排教练王宝泉摘得。(完)

  文章来源:http://sports.dzwww.com/news/202003/t20200303_5182246.htm

  就像是苹果成就于乔布斯一样,特斯拉有很大成分也成就于马斯克。关于马斯克,业内对其褒贬不一,一方认为他是硅谷钢铁侠,是“超级英雄”;一方则认为他过于自我,怼天怼地欠缺理性。而我,一直对他持有中立看法,但近日的一些事情,值得我们重新审视他。

  事情的开始还要从“换芯门”讲起,部分特斯拉车主发现:随车清单中写明该车配备的是“安全性和自动驾驶性更高”的HW 3.0芯片,但拆解下整车控制器时,却发现其应用的是HW2.5芯片。这样的减配行为很快从特斯拉车友群发酵至整个车圈,随后,有媒体爆出部分进口Model 3也存在芯片“减配”现象。

  在压力之下,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发声,但车主们等来的并不是道歉,而更像是指责,指责车主们无理取闹。马斯克这样的行为,让人很容联想到他对于新冠疫情的评价:“对新冠状病毒的恐慌是愚蠢的。”

  不管是炒作也好,真心发表言论也罢,马斯克因为这两天的消息再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对于道德上的问题,每个人看法不同,但对于“减配”,工信部不能坐视不管。

  3月10日,工信部针对特斯拉Model 3部分车型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进行了约谈,责令特斯拉及时整改,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以此来看,特斯拉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已经没得洗了。最后,还是要多说两句,未来,中国汽车市场将成为特斯拉的重要战场,如此行为必定会影响到它的品牌形象。特斯拉还是要且行且珍惜啊。

  文章来源:http://aikahao.xcar.com.cn/item/338131.html

  当地时间9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表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给他打电话,声称自己担忧中国的发展超过美国。卡特则对特朗普表示,多年来美国忙于战争,而中国则致力于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

  9日,卡特在故乡佐治亚州的一次对公众讲话中提到,特朗普曾在几周前给他打电话,而致电的主要目的是讨论中国已经在很多方面超过美国的话题。

  卡特说,他在电话中告诉特朗普,中美1979年建交后,多年来美国花费大约3万亿美元约合20.7万亿元人民币投入持续不断的战争,而中国却将大量资金投入惠民项目。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中国修建了18000英里长的高铁,美国有多少英里的高铁?今后20年我们会有多少英里的高铁?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多5年。中国预计将在不久的将来宣布中国不再有严重的贫困,中国已将其财富从东海岸向其他地方一路扩展,他们取得了快速的进步。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文章来源: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9-06-12/1342129.html